top of page

真實的我與虛擬世界的我是相對的? 或許我們需要重新定義「身體」這個概念



我們生活於視異性戀爲常規的社會中,不難發現自己根據一些約定俗成的社會規條來審視自身是否「正常」。而香港充斥着羞恥感文化(shame culture),我們自然經常不經意地質疑、懷疑自已;例如我們或會質問自己「 喜歡跟自己性別相同的人是否異常?」、「為什麼我不喜歡性行爲?」等等。互聯網的匿名性往往給一些不懷好意的人惡性言論的勇氣和便利,於不用承擔後果的情況下肆意評判他人。 記得有一次,我爲「連登」網上討論平台所見的熱門帖子而感到憤怒;該帖有貶低女性(misogynist)之嫌;網民熱烈地批評一張根本沒有經當事人同意而拍攝及發布的照片,指女當事人不應該穿着緊身瑜伽褲,因爲她「沒有屁股」。 儘管如此,互聯網也不全是壞的。 作家萊加西.羅素(Legacy Russell)因被互聯網所提供的流動性和潛力受啟發,在 2013 年創造了「故障女權主義」(Glitch Feminism)一詞。 該術語後來被擴展為《故障女權主義宣言》。


羅素受互聯網上有關色情明星詹姆斯.狄恩(James Deen)的熱潮所啟發,她嘗試從女性角度切入探討其自身的性體驗——即坐在電腦屏幕前嘗試了解自己的性慾。羅素隨之發現所謂的「數位二元論」(digital dualism)概念並不存在,意即我們於數碼世界的定位和身份認同,其實跟現實生活中實質的自我並不如我們想像中般分割。而羅素所指的「故障」(glitch),是指螢幕裏發生的性高潮無意中對我們的身體產生影響,改變一個人與自己的身體互動的方式,繼而造成一個具連續性的自我(continuous self)。


在《故障女權主義宣言》的序言中,羅素憶述了青春期的自己如何在白人異性戀規範的約束下,努力尋求自由;在互聯網世界中,她披上不同的虛擬服裝以不同的身份於網上流連,藉此按自己的意願探索、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羅素認為「身體」這個概念常與「性別」掛鉤,其實限制了我們。這樣把兩個概念掛鉤亦是試圖爲本質上抽象的「身體」賦予一個概定的形式。「故障女權主義提議我們把實質身體和虛擬自我兩者之間存在的流動性視爲生存的重要元素。只有在這個擴闊了的光譜,我們才能夠自主地作出選擇和爲自己下定義」。 雖然「故障女權主義」這個概念可能很難一時三刻完全領會,但我們也許可從質疑「真實的身體」這個概念和承認一個人的虛擬自我的重要性開始。


參考資料:萊加西.羅素:《故障女權主義宣言》,倫敦:維索圖書,2020年。其他資料來源:https://thesocietypages.org/cyborgology/2012/12/10/digital-dualism-and-

the-glitch-feminism-manifesto/

https://www.legacyrussell.com/GLITCHFEMINISM


Image from FreePik


Comments


精選文章
此語言尚未有已發佈之文章
文章發佈後將於此處顯示。
最近的帖子
檔案
按標籤搜索
尚無標記。
跟著我們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