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用金錢來換取瘦削的身形—身體自愛運動正在倒退嗎?



深入參與身體自愛運動(body positivity movement)的人一方面努力建設一個更共融的 社會,擁抱各式各樣的身體(不限於體型);另一邊廂,新型減肥藥 Ozempic 的出現 卻使前者事倍功半,令資本主義美學所鼓吹的「瘦文化」(culture of thinness)更為趨之若鶩。


在《衛報》題為 Ozempic 贏了,身體自愛輸了,而我不想參與其中 的文章中,Rachel Pick憶述一次家庭聚會中,親戚一眼瞥見Pick的身形,就假設了他對此不滿意;繼而不假思考地建議他使用治療第二型糖尿病的新藥物 Ozempic,以作爲減少食慾降低體重的方法。實際上,Pick對自己的身體很滿意,並沒有邀請這親戚就他身形作任何評價或建議。Pick由此意識到當前身體自愛運動的着眼點在於說服我們對自己的身體感覺保持正面,卻忽略了教育並提醒大眾不論他人的體型如何,都需要尊重別人。領悟到身體自愛運動的弊病,Pick敦促讀者重新思考個人減肥的原意:減肥是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還是受別人的「肥胖恐懼症」(fatphobia)所驅使?


雖然Ozempic現時在香港並不流行,但很多人不爲意亦不理解普及於我們日常對話中有關身型的貶義詞,如「肥仔」和「肥婆」等,對我們自我意象(self-image)構成的損害,內化、並輕易吐出這些詞句。肥胖幾乎成為一種難以想像的恥辱。


在谷歌上搜尋關鍵詞「減肥」,就會出現數量驚人而針對女性的減肥方法; 在YouTube則有無數身材改造和運動減肥法的視頻。這些網紅大多都是女性,他們鼓吹只要按照他們的方法努力,不論誰都可以練得腹肌和擁有苗條身段。 更糟糕的是Instagram——Y2K最受歡迎的社交媒體平台,充斥着有針對用戶推送的視頻,大量瘦削或肌肉發達的內容創作者、網紅、KOL等鍛煉的照片和影片,轟炸我們的感官,潛移默化讓我們心中多了一種像追求物質般追求所謂「瘦就是美」的衝動。雖然這有助鼓勵我們日常多些運

動,但每天追看到這些所謂的成功例子,會產生莫大壓力和挫敗感。事實上,每人的身體都是獨一無二、具有不同的構造,沒有單一健康美麗的公式適用於所有人;我們任何一人都無須因為別人的意見和標準而感壓力去強迫改變自己的身體



資料來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23/jun/08/ozempic-weight-loss-body-positivity

Commenti


精選文章
此語言尚未有已發佈之文章
文章發佈後將於此處顯示。
最近的帖子
檔案
按標籤搜索
尚無標記。
跟著我們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bottom of page